当前位置:首页 > > 法学园地 > 法院文化

寻找那失落的古镇

发布时间:2015-05-04 08:53:40 来源:

这里曾是一座古镇,是一座从隋开皇九年至今将近1500年,沐浴在悠久历史和深厚文化氛围下的古镇;是一座孕育了贞烈不屈的孟姜女、囊萤夜读的车胤、横刀立马的伏波将军马援的古镇;是一座存有城隍庙、古城墙、澧阳楼、千弓堤、囊萤书院等上千年古文化遗迹的古镇。

这里曾是一座古镇,是一座盛开在湘西北欣欣向荣、朝气蓬勃、经贸兴旺的古镇;是一座拥有三间中学、两家电影院、一家戏院、三家老茶馆、一座长途客运站、一座水路码头的古镇;是一座曾经拥有上万人口,充满活力与朝气的古镇。

不知何时,古街古巷消失了,文化遗迹被毁了,引以为豪的企业倒闭了,繁忙的码头荒废了,学校没了,影院关了,小镇变得千疮百孔目不忍睹。目及所至,清冷的街市、破旧失修的房屋、仅剩的半间老茶馆稀稀拉拉坐着几位迟暮的老人,还有那小巷深处孤单的留守儿童……

新洲,这座失落的古镇,曾是奶奶魂牵梦萦的地方。年轻的时候,奶奶在镇上的小学教书,那是她生命中最美好、最快乐、最怀念的一段岁月。如今,陪着年迈的奶奶故地重游,抚今追昔感慨良多。面对故地的沧桑变化,面对这块曾经深爱着的土地,奶奶已是无言以对。她不甘接受现实,无法改变现实,又不得不面对现实。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拿起我的笔写点什么,用我的镜头记录下点什么,聊以抚慰奶奶失落的心灵、抚慰这座失落的古镇。

 

北街车站已没有了客车

水路码头敞开着孤寂的怀抱

不适宜的广告露出它狰狞的血腥面孔轻视这凄冷的街道

只有那不屈的水塔

依然在那里高高的

腰杆挺的直直的

期盼着,期盼着

她远方游子的归影

 

澧水河上的那一叶扁舟搁浅了

船主早已不知了去向

我只是静静地搁浅

哪怕风吹雨打

哪怕日露冰寒

冷看花黄草绿

不闻浮躁繁华

我依然存在

这是曾经无数次沉浮于澧水河的渔网

网起过无数次收获的记忆

它如今为何在此

在此屈辱地看护着妖艳的繁花

在此遥望密林旁

静静流淌着的

我的澧水河

 

(调研科 夏瑶瑶)

Copyright 2014 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All rights reserved.
番禺区人法院 邮箱: panyufayuan@163.com
本网站所有信息,均为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